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07

 
 
 

日志

 
 

我的故事--青年(1)  

2007-03-18 21:48:58|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宋喜明,邢燕子的名字响彻中华大地的时候,我正在小镇上的家里待业。

    高中毕业后,曾经做过几个月的小学代课老师,后还是因为“政审”同样的原因,被人家挤掉了,连应征入伍的机会都没有。最后,我自愿选择了“广阔天地”,到农村靠工分吃饭。

    当时,我别无选择,一心“扎根农村”。

    我的第一位找上门来的“老师”是一位干瘪的50岁上下的假“贫下中农”(游手好闲的二癞子),他说试试我的力气:“挤锄头”。他右手握住锄头有铁板的那头,叫我用右手顶住锄头的木把另一头。说是照顾我。因为有铁板的那头约有6斤重,我当时伸直手臂抓住6斤重物几乎不可能;而锄头的另一头几乎没有重量。结果,他等于握住钻子木把,我像用手心顶住钻尖,在锄头的一端,我被他挤得手心疼痛难忍,步步后退,我在体力和心计上,第一次毫无防备地败给一个本不该败给他的陌生人。

    这位“老师”,不到两个月,就被我击败了。“挤锄头”,“扭扁担”,这些“娱乐活动”他全输了。

    在下乡的一年中,我在水田插秧,旱地开大沟,上山摘油茶,挑油茶担子下山,在水库里无舵的船上握桨把船划到指定的码头,等等实用体能和技巧方面,远远超过了他。下乡的第一年年终分红,我被评了7·5分(那个二癞子只有5分),那是当地农民对我“脱胎换骨”务农的决心和努力的奖励。

    下乡当年,我凭自己的劳动,自给有余。我的年轻农民兄弟劝我安下心来,他们答应免费出力筑土墙,由我买木料瓦片,帮我盖房子,还说介绍对象。对于他们的信任,我报以更加虚心的学习。他们也因此说我在农村呆不久,将来一定能“派大用场”的。

    我在那里呆了6年,我是全县唯一一个自愿下乡的“知识青年”。我先后被县农业局,林业局临时抽调做季节工,几乎跑遍了全县农村山水田野,学到了许多农林知识,也尽情享受了大自然的丰富赠予。

    由于我下乡地离开镇子不远,在父亲的“名望”波及范围之内,除了练就一身筋骨强健外,唯一的获益就是在相对闭塞的农村没有机会投入文革红尘,保住了一命。

    由于姐姐也将从省城下放,我在下乡的第七年转到遥远的另一县农村。在那里的民间已经没有我父亲“历史”的直接影响,作为“知青”,我的农活算是干得不错的。第二年就因能用油漆在高墙上写一个字有两平方米大小的“农业学大寨”等大幅标语,超过了当地公办老师的“本事”,被生产大队推选做“赤脚老师”,接着被送到地区师范短期培训,从此离开了农村“广阔天地”。

    转正后好久才知道,在我转正为公办教师的审批会上,是一位素昧平生的军代表的支持意见,使我通过了几乎不可能通过的审批。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