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07

 
 
 

日志

 
 

酒魂  

2010-05-11 21:45:10|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一辈子好象注定和酒有缘。祖母过世后的追悼宴会上,我还根本不懂事,就在酒桌上偷吃甜酒酿,醉得睡在我坐的藤椅里。

 下放农村第二年,年终分红,按人头我分得了三十斤糯谷。我的“指导教师”会计,给我出了个主意,三十斤糯谷加入他家的做酒糯谷里,由他负责做酒,我只管喝酒。

  糯谷,是生产队自己计划种的传统的专门做酒用的谷种,算好每家人过年做酒需要量而种。酒药也是传统方法自制的,从不外传,他们村的酒香,远近闻名。

 他们不会给我酒药,我也没有制酒设备和储酒的坛子,更不懂得做酒技术。所以,我满口答应会计的计划,我不知道三十斤糯谷能做出多少酒,能够和大家一样,过年和平时有那么几天酒喝就可以了,何况我因此就不费吹灰之力,享受起这个村的“名酒”来?一想到我可以和身边的农民一样,出工的路上,加入了一路谈笑声和香甜的酒味队伍,觉得我好象从此就“成熟”了起来!

  糯谷加工成糯米,蒸熟后拌上酒药,装入酒坛,一般十天左右就可以出第一次酒,他们叫“头酒”,头酒产量不多,自己喝或者节日招待贵客;取出头酒后的酒糟,加水可做成质量仍然很好的“二酒”,自己平时喝,或者平时招待亲戚好友。

  还可以加水做成“三酒”,叫“水酒”,那三酒啊,可能就是现在我们的“可乐”,男女老少皆宜,三酒作为一般饮料,但还是不能多喝,多喝还会醉。外村人,能喝到这里的三酒,已经很不错了,因为这个村子这个姓的人家,以能做好酒出名。

  我前面的帖子里提到“六毛仔”和他的父亲,会计就是六毛仔的二哥,他们的父亲是生产队长的丈人,很有头脑的一个正直汉子,在生产队平时不开口,一开口就必然会落实,他也是最好酒药的拥有者。

  那年,糯谷做好酒,出了头酒和二酒后,会计的父亲把儿子女婿招来,尝新。那天,我也被邀请入席,邻居们可不知道我的糯谷在他们家啊,看到我被邀请入席,都说老头准备收我做干儿子了,否则,我怎么能出席他们家的家宴?

  那天傍晚,我懵懵懂懂地被六毛仔拉了去,女婿生产队长和老头坐上座,会计一家二口坐右座,在外做上门女婿的老大两口子,坐下座,我被老头安排在他左边的“家座”上,和老头的大一岁的哥哥同一条板凳,我一定不肯,只要坐在上座的对面下手,老头一咳嗽,手一指,大家一点也不见外,把我推到了家座。六毛仔,专门手握一个酒锡壶,坐在我的位置旁边的桌角加座上,说是他二哥(会计)交代的,那壶酒里装的就是头酒,只给我一个人喝,其他人喝的都是二酒。这个秘密,酒桌上只有会计,六毛仔和我知道。

  他父亲以为我和六毛仔“感情深”,分不开,心中也很高兴,破例让他这个宝贝疙瘩上了大人的席子,也根本不知道六毛仔酒壶里装的是头酒。

  席间,自然是品酒为主,老头的哥哥有空就和我聊起了他们这个姓的兄弟怎么怎么来到这里安家,哪里传来的酒药,还讲了“麻子”朱元璋落魄的时候和弟兄们田间用“韩信点兵法”分煨芋头吃的“典故”等等,还不忘给我这个外来小子带带高帽子,“做事情肯出力”,“读书人没有架子”,等等,等等,在他老人家脑子里,可能还是清朝民国的“传统”,不把“下放”当一回事儿。

 我们两代年纪的爷们,在酒香的“尝新”中,从阶级斗争为纲的社会,一下子进入了“世外源”。。。。。。

  我自然不知道头酒和二酒的“等级制度”,也没有区分头酒二酒的本事,稀里糊涂地端起酒碗咪了一口,觉得好甜,就要干了!六毛仔赶紧拉住我的手,轻轻说:“要懂规矩!”,我实在经不起那甜酒的迷人酒香和味道,乘大家喝酒的时候,我又深深喝了一口,伴随着酒热,那口头酒一直甜到了我的心窝!六毛仔看到我酒碗里的酒一下子少了好多,又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今天会醉的!”,顿时,我想起了小时候醉在藤椅里的“历史”,才慢慢回过神来。

  老头看到我脸红了,很得意地对我说,我家的酒药出了名的好,脸红不会醉,尽管喝!他老人家可不知道头酒的酒力比二酒的酒力至少强一倍,也迷人的甜一倍,以为我喝的也是二酒呢!老头看到六毛仔有限制我多喝的意思,还向满桌亲戚夸“这孩子懂事多了,会待客了!”

  那天晚上,我已经不太明白我是什么时候回的家,第二天早上起来,绕着村子转,已经没有捡到狗粪了--起来迟了。

  那第二天中午,会计的小家庭招待我吃中饭,上了二酒,教我品尝头酒和二酒的区别,并且说明,来喝酒,菜就随便,鱼肉鸡鸭,吃完了就吃罗卜白菜,腌菜霉豆腐。他这话的意思,我后来才明白,三十斤糯谷做的酒,可以喝半年,要我不要计较喝酒就必须有好菜。

  会计的父亲,见我能喝两口,家中来了客人,总会把我叫去,热闹热闹。

  三十斤糯谷做酒,在会计和他的父亲家中,从年前一直喝到第二年端午,喝出了我和他们一家人的亲情。

  离开生产队到现在三四十年了,那美酒的香纯,再也没有品尝到。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